阿帕_happy cow

没有思想又不会玩文字游戏的我的自留地,放飞自我,渴望交流🙈

【叉冬】想不出标题的小短打:-P



他可以说是非常惨了,
从欧洲第一的雇佣军头头跌到啥都没有的境地,不过谁叫他总是喜欢把全部身家一点不留地来打仗。不留余地才能打胜仗,。但是他没想到这个。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输的情况。不过呢,他没有任何亲人,很显然,他这样的人也不会有亲人,他也不需要。

每天在不同的床上醒来,每天身旁都是不同的尤物,每天清晨刚刚醒来又转身投入朗姆酒的怀抱,想起昨夜放肆的做爱笑起来。连妓女都爱我。
这是他一生中再好没有的生活
除了打仗时。
我不需要爱情。我分不出一点爱给女人或者他妈的男人,子弹和坦克已经占据了我的心。
他从不说谎,这大概是他唯一的美德,但是他说起这个美德只是一脸嫌恶,仿佛一只臭袜子挂在他的鼻子上。不会说谎,这简直是残疾。

他捏着假的身份证明假的护照从容地在登机的队伍中缓缓挪动。全身而退?这也是他的习惯。

失去了十几年来的一切,他什么感觉也没有。自从十几岁时失去了十几年来最好的伙伴,他也感觉不到什么了,但当年他却心中紧巴巴地过了一年,哈哈,年轻的时候。现在他明白了什么都是可以失去的,只是自己是永恒的。

但是总有他不知道的事。比如,他不知道在肺中弥漫一片烧灼血腥时想起了自己曾经在爆炸时把那个姑娘护在身后 意味着什么,不知道在自己的意识摇摇欲坠时想起那个姑娘睁着猫一般的惊慌的眼盯着快要断片的他意味着什么,他还想再笑一下,说我没事,但是在感到气流通过喉咙的疼痛的同时,他脱离了意识。无所谓了,反正只是想象的。

他的手发了抖,将机票递给验票的美女,美女看了一眼外表颓废的他,竟然带了大方的同情。他也就大方地颤抖着接过票根,低哑地道了一声谢。帕金森还是炸弹冲击波留下的后遗症,谁也不知道。

机场井然有序,空乘的制服穿着
完美,后座的美丽姑娘谈论着化妆品品牌不知疲倦。你怎么会想到地球上还有另一个地方的战火烧不尽,一发prg把满满一个大巴的人炸的零碎,把方圆30米的人全部放倒。他有时候也会有这样古怪的想法,真的讽刺,特别这prg还是他的。

他是在飞机爬升到3万米时产生反应的。肺部突然加重的窒息感让他抖得更厉害。旁边西装领带的城市精英非常贴心地询问情况,非常着急地叫来空乘。你就应该买张头等舱的票,要不然就有可能和我这种人坐在一起咯,他本来想说。但是眼下他陷入猛烈的眩晕,开不了口。

他迷迷糊糊地在耳鸣中听到空乘广播找是医生的乘客,听到一阵纷乱的脚步。
我可能要死了

“我可能要死了”
他靠在布满弹痕的墙边,为了让微弱的呼吸顺畅些而仰着头。大量的血染遍了他的全身,还从嘴角和弹孔源源流出。那个姑娘就单膝跪在他面前,眼里满是慌乱,但是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徒劳地替他抹去他嘴角的血痕,轻轻地,用他承担着千万血债的手。叉骨盯着凌乱的发丝后的好看的眼,笑起来。
然后叉骨第一次听到他的哑巴姑娘说话   “Brock Rumlow…”







这篇是看完战狼时写的,接战狼big daddy没有死而是逃脱了的剧情hhh也过去了好久啊。
哑巴姑娘是指留着妹妹头的冬兵hhhhh我想象冬兵以前一直不说话。这是叉骨对冬兵的爱称吧x
依然没有后续😂

【叉冬】一发无后续小短打


是几百年前写的叉冬,想一想还是发出来💩

冬兵的状态在开始时非常不稳定。在训练场时是把他和训练对象关在一个坚固的大笼子里,这样出现意外时至少损失不会太大。他第一次做冬兵的训导员,而上一任,听说被冬兵摔到了墙上,后来……
不过在叉骨这里,没有什么好活差活,在这种混账地方干活本来也好不到哪去。
一个月过去了,叉骨成功存活一个月,感谢冬兵不杀之恩。叉骨心情不错,带着冬兵去训练场做评估。今天的对手块头真的不小,冬兵看起来又有一点焦虑。他拍拍冬兵的肩膀,加油,又低声补上一句“小心点”
笼子呼呼啦啦地开了门,冬兵僵硬地走了进去。他抱臂站在笼外,盯着冬兵的背影。
刚开始,冬兵根本接不下对手的攻击,又基本上没有闪避的意识,挨了重重的几下。让他着实捏了一把汗。而到了后来,冬兵开始疯狂的进攻,像一头疯了的猛兽,对手根本想不到冬兵的攻击会这么快这么密集,转为了守势。而冬兵似乎不管对手是什么策略,抛弃了平时训练好的机敏灵活的进攻,只是不停地盲目攻击。在冬兵爆发出一声嘶吼时,他才意识到,冬兵失控了。
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应对人员反应迅速地抽出电击枪。叉骨抢先一步夺下电击枪。经过一个月,叉骨知道电击对于冬兵的伤害比常人更大。那人吓了一跳“你在干什么!”“不能用电击!用麻醉枪!”“他现在这种状态,射不到他的!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干的,你他妈怎么回事!?”
叉骨盯着狂暴的冬兵和已无招架之力的对手,突然打开了门锁。几个声音在他后面响起来“你他妈疯了!你绝对会死的!”
叉骨奔向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用手臂锁死冬兵的脖子向后猛地一扯,冬兵下意识用手肘向后捅,叉骨却先他一步扣住了他的铁臂,踹向膝窝,跪压着他的双腿,摁在了笼壁上。麻醉针嗖地扎在了冬兵的腹部。
冬兵还在猛烈地挣扎着,发出一阵怒吼。叉骨咬牙死命抵着他,终究还是给他挣脱了,冬兵反手一拳,叉骨偏身躲过,又挡了几招,药效发作,冬兵出拳软下来,最终倒下。

外面的人这才敢进来,把冬兵架了出去。叉骨喘着粗气,脱力地跪坐下来,抬手看看刚才格挡的地方,已经泛乌。如果反应慢一点点,自己的心脏都可能被揍碎。
摁着冬兵真的花了他全部的力气,当你真的用死力去做一件事,又放松下来,就感觉全身都抽空了,肌肉泛酸,动弹不得。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九头蛇的武器原来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了吗。
他就这样在笼内待了很久,才缓缓起身

手机只能一张一张发简直逊爆了啦!今天和昨天份的(不完全)摸鱼???

粮!!!

枸骨头的大气层:

刷乐营救土豆星人,窝深知乐土豆减肥大法好,十斤二十斤春节不用担心【并不是

卧槽lofter要干屌啊神经病吗,真的要把我对网易的一点点耐心也打散吗

一点都没错!!!!!!涂鸦太好吃啊————

蛋撻:

比起成图我更喜欢看涂鸦啊 涂鸦都好好看啊你们 关注的每个大大都出涂鸦集就好了ಠ_ರೃ 就算买到我吃土 我也是笑着吃啊

草稿流———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敖烈应是个少年模样…………【然而还是不知道耳朵要怎么画…【发型也没想好…

海的味道!

乔阿呸-chihato:

夏天 就是这样的吧 清新中带着一丝咸味